彩豆子彩票

企业文化

2019年,农机行业仍将面临严峻考验

发布 : 档案图书室  | 时间 : 2018-12-28 | 已有人阅读分享 :

     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10月份,我国农机全行业主营业务收入2311亿元,增幅只有0.76%。从今年2月起,行业的增速迅速跌到上年同期的一半以下。总体来说,2018年中国农机产业下行压力明显,但子行业间压力表现各有不同,产品结构调整进一步加大。2018年,整个农机工业没有像往年一样低开高走,或是因为政策和市场机遇而波动,全年保持低位运行。

      据悉,2018年1—10月,农机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利润增长-17.21%,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,而且下滑幅度很大。其中骨干企业利润暴跌,利润增长率为-43.15%。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农机行业进入了新常态低位运行模式。

      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发布的中国农机工业景气指数研究报告显示,无论与去年同期还是与上半年情况相比,从行业整体形势到企业自身经营情况都更加恶劣,对未来6个月的预期也更加悲观。59%的受访者认为行业整体经济形势不好(去年同期是52%,上半年是43%),市场不景气;39%认为未来6个月的经济形势会更差。76%的受访者预测我国2018年农机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减少,在预测主营业务减少的受访者中,有74%预测减少幅度高于5%。据统计,AII指数为42,行业处于不景气区间。同时,AII指数下行,不景气程度加深。经营情况较好的前三个子行业是零部件、收获后处理及初加工机械、田间管理机械,较差的三个子行业是排灌机械、拖拉机和种植施肥机械。

      据中国工业协会统计,2018年骨干企业的增速压力更大,出现了较大的负增长。主要是因为骨干企业大多是拖拉机和收获机生产企业,而这两大类产品也是近几年下滑比较明显的领域,因此给骨干企业造成了较大的压力。同时,骨干企业也在进行积极的调整,会不同程度地影响行业的发展速度。业内的多数企业,尤其是大企业,都采取了比较谨慎的经营策略和经营思路,比如主动去过剩产能、淘汰部分产品等;还有很多企业采取非常谨慎的销售策略,如放弃零首付、低首付等经营方式。

      各子行业“冷暖不均”

      2018年,行业总体结构仍在进一步调整中,产品结构调整力度仍需加大。虽然农机行业整体继续维持“寒冬”,但部分子行业表现可圈可点,“逆势而为”呈现上行趋势,有些产品市场出现反弹。

      拖拉机继续下滑,大中拖集中度持续降低。据中国农机工业协会统计,2018年1—10月,我国大中拖产量153920台,同比下降22.66%;小四轮产量33977台,同比下降76.24%;手扶拖拉机产量63712台,同比下降15.51%。从市场结构分析,功率段增幅呈现“两头大”的情况,大拖产量下滑27%,中拖下滑10%,手扶下降5%—10%,而这其中又主要是对外销量比较大。同时,从出口贸易来看,大中拖出口一改以往向好的趋势,今年仅出口19562台,同比下降4.12%。拖拉机出口目前主要集中在44.1kW(60hp)以下产品,占总出口量的62%;73.5kW(100hp)以上拖拉机出口3427台,其中外资企业出口2704台,占 78.90%。

      轮式收获机继续下滑,市场以更新为主。2018年1—10月轮式收获机产量13432台,同比下降58.02%。从喂入量和产品结构上看,6—7kg/s纵轴流及逐稿器产品产量同比增长245.90%;8kg/s横轴流产品市场占比达65.6%;而7kg/s纵轴流产品基本退出市场。目前,轮式收获机市场进入产品更新换代阶段,新用户购机少。一方面小麦机市场保有量较高,另一方面用户在发生变化,个体用户减少,合作社用户增加,且多以产品升级为目的。

      履带机产量继续下滑,集中度和喂入量再提高。履带式水稻收获机在经过连续几年的增长后,2018年开始下滑,产量同比下降18.59%,但喂入量仍在继续升级。

      玉米收获机回升乏力,但有快速增长之势。据统计,2018年1—10月,玉米收获机产量2.5万台,同比增长33.67%,预计2018年包括山区在内的玉米机将有望达到3.3万—3.5万台的销售量,同比增长不大。目前玉米机骨干企业依然以消化库存为主,企业数量进一步减少,产品仍以4行为主。2018年国内玉米价格对玉米机市场产量有较大的负面影响。

      插秧机行业遭遇腰斩。2018年1—10月,插秧机产量47947台,同比下降43.03%,产销率达到108.15%,说明仍在消化上一年的库存。从产品类型上看,无论是手扶式还是乘坐式,均呈现大幅下降的趋势。

      烘干机行业急转直下,主要市场不振。烘干机行业可以说是2018年最让人意想不到的,据统计,骨干企业产销全部下滑,行业产量同比下滑46.41%。2017年,在水稻生产区,如江苏、安徽和湖南等地,烘干机高速增长,而2018年水稻生产主产区都出现下滑,江苏市场销售同比下降82%。

     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重大的变化?中国农机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宁学贵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因素:一是环保压力比较大,很多地区禁止烧煤,而以往的烘干机多以煤为主要燃料,禁烧影响了用户使用;二是粮食企业系统的招标采购影响了烘干机的使用率;三是农民增收困难,今年水稻生产遇到问题,粮食企业的获利能力不足,进而影响烘干机市场。

      虽然从整体市场看,多数农机产品出现下滑,但也有个别产品有很好的增长,主要是农业生产薄弱环节所需机具。如青贮机产量同比上升10.34%,畜牧机械同比上升14.89%,排灌机械同比上升70.67%。采棉机的增速也比较大,新疆采棉机2018年新增六七百台,增幅很高。另外,马铃薯机械、果园机械、残膜回收机、花生收获机、花生种植机等市场也不错。

      同时,零部件行业一直保持较好运行。外资企业为了降低制造成本,也为了更好服务本地市场,纷纷加大国产化力度,实行本地采购,零部件企业从中受益。另外零部件出口能力逐步增强。究其原因,主要为大企业产业结构调整,产品质量整合升级,重点在供应链整合提升上,因此对零部件行业的拉动作用明显。此外,后市场也在追求品牌化。行业龙头企业转变思想,进入后市场也很有作为,如胶带、车桥等也关注后市场销售。

      行业弹力受多方压力

      导致企业利润下滑的因素是多方面的。宁学贵分析,首先是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升,特别是钢材等原材料的涨价。国家统计局9月数据显示,生产资料价格同比上涨4.6%,建筑材料及非金属类价格同比上涨10.0%,燃料动力类价格上涨9.2%,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上涨5.1%。还有环保成本的增加,环保压力造成很多企业的铸件、锻件采购成本上涨;另外,由于环保的要求,一些企业的生产线无法正常运行,维护成本较高。

      同时,国三产品全面投放市场,提高企业成本。国三产品的制造成本提高,原材料和配置涨价,但由于市场疲软,多数农机产品的价格不变,有些还存在降价销售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方面涨价一方面降价,企业的利润下降是必然的。

      随着企业资金成本增加,社保资金税务征收新政及工资增加(9.33%—30%)都在不同程度上增加了企业成本。国家统计局数据,规模企业的财务成本上升6.21%,利息支出增加2.89%;中国农机工业协会统计的大企业财务费用增长42.60%,其中利息增长69.04%。这种状况造成资金占有量大、资金回笼出现问题。

      钢材涨价、环保压力是机械行业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,但可以看出,农机工业的利润是最差的,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经营规模的下降。农机多数是微利经营产品,规模化经营靠量来获得利润,企业产量锐减必然影响企业盈利状况。同时由于企业产能过剩,也推高了财务成本。

      宁学贵指出,利润的短期下滑从积极方面看也是行业制造能力升级的表现。很多企业在增大新产品投入,还有些企业积极消化库存,这都是产品结构调整企业的积极作为,但也影响企业的利润。

      2019年仍是严峻的考验

      宁学贵分析,综合考虑各种因素,2019年行业反弹动力不足,虽有利好政策,但同时也面临巨大压力,农业供给侧改革还会遇到很多困难。市场的低迷、行业压力加大,企业将进一步面临考验。2019年最大的变数是国四升级来临,国四升级首先是技术难度,很多企业短期内新产品能不能尽快推向市场;另外,国四产品制造成本也会大幅提升,有可能会进一步影响市场购买力。这些因素都决定了2019年的市场形势依然严峻。他预计,2018年规模以上农机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增幅在1%左右,这将是多年来最低的一次。

      农机工业也在进行结构性调整,如何降低成本,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结构调整期没有结束。这样的形势下,企业更应坚定信心,明确经营目标,坚持技术创新、产品创新,提高自身制造能力,整合、提升产业链。

      宁学贵认为,在市场“寒冬”下,企业的信心尤为重要,要做好应对措施。最重要的还是坚持技术创新、产品创新,最成功的企业往往是对创新投入最多的企业。同时,提高产品制造能力,提升装备和工艺升级,如大族激光为小型企业的高速增长提供支持,雷沃传动在推进智能制造方面的有益尝试,天津勇猛玉米机机架智能焊接线等,都是成功的例子。另外,在产业整合、供应链提升、渠道建设、控制成本、改善经营环境、抓住新兴市场等方面做好工作,提升企业综合竞争力。(2018年12月17日《中国农机化导报》)